毞踩赫隅汜怓悵誘綻盄 梩封陔蝶軞醱儅9.91%

刲緒翩艙2018-9-22 4:33:56
堐黍棒杅ㄩ660

峇肅极郤羲誧,隴汔极郤羲誧,隴汔极郤軓氈ㄛ斛荇軓氈傑

,※厙釐假屋糾佸韗疤讕蝪笮姪褥佸鞢悵盈滼﹍姻騍扃賮騵讕蝪笮封Ⅲ嶂皆挩值襖讕蝪笮帝獃雲妅祀刳閥笥躉砥ㄡ〥盉廜戕鉆寔肢ㄛ哫換摯習赫源偶˙4﹜儅憤阹桯磁釬鼠侗ㄛ衄誕Ч腔盄奻盄狟硒俴夔薯ㄛ梪諷砐醴腔輛桯ㄛ俇傖掛刳舒鬵撩匊萵瞗岈楷繚僇秪囥馱埻秪ㄛ蝠劑潼諷拸楊覃﹛ㄦн瑐模孺桯赻撩腔勤俋壽炵岆珨璃疑岈ㄛ涴憩猁⑴釬峈換苀磁釬鳴圈腔韁粔弊模猁巠茼迵準粔す脹眈渾﹝

涴靡試蕉奻湮悝腔眝逜躓滯ㄛ豭覂梑橾呇ㄛ砑猁豖悝﹝盓桸侐ㄩ湖婖衵迶儕朸汔撰唳妦繫岆衵迶儕朸ˋ絞華福痤躉奡虩剺蚘窗炕知虮н窐鷑宥鞢ㄐ﹛﹛匾繒庌閟ゞ畏桾祥笴﹝§﹛﹛疑鳴圈〞〞謗弊磁釬昢妗桯羲﹛﹛赻1996爛れㄛ笢塘謗弊憩膘蕾賸桵謹衪釬鳴圈壽炵ㄛ2001爛ワ扰賸▲笢塘釋邁衭疑磁釬沭埮◎ㄛ2011爛膘蕾す脹誑陓﹜眈誑盓厥﹜僕肮楛晼〨懂衭疑腔姻窳蝓埏瓬鷋黻暽媝窗

峇肅极郤羲誧,隴汔极郤羲誧,隴汔极郤軓氈ㄛ斛荇軓氈傑,作者:五十嵐太郎譯者:謝宗哲出版:原點出版社全球化時代,都市間競爭高度白熱化,受矚目的建築案更顯得異常重要。谷口吉生的MoMA增改建、SANNA的羅浮宮朗斯分館、d茂的龐畢度麥次分館,都不只是單純的美術館,而是在導覽書上一定會出現、世界各地觀光客非造訪不可的品牌建築。為何日本建築家的作品,如此受到世界各國的喜愛?由日本知名建築學者五十嵐太郎所撰寫的本書,將大大滿足這個好奇與渴望。書中第一部列舉的是體驗戰後高度經濟成長期、在1920-1930年代出生的建築家。第二部統整了安藤忠雄與伊東豊雄等,被稱之為野武士的1940年代出生的建築家,以及SANAA、d茂、隈研吾等,在全球化時代於國際崛起的1950年代出生的建築家。接茞臚T部的對象是後泡沫世代。此外,在各個段落中間,也各自放入一些能夠補足本書內容的隨筆散記,並珍貴附上日本建築家的系譜圖表及在世界各地的作品一覽。珨杶蕨迉橾莉こ忮歎輪啃藝啋す擊脂排歲孝觸こ褫彖轅斃雛醴ㄛ醴ヶ眒衄100嗣跺炵蹈ㄛ僕300嗣笱﹝秪峈※苤磹§宒倎玿ㄛ珩岆※斐婖﹜斐陔俶馱釬§掛旯衄祔腔郪傖窒煦﹝弝け晡猁植笢弊馱頗坋鞠湮眕懂ㄛ善踏爛釬峈挕犖冪撳撮扲羲楷⑹ㄗ犖鰍⑹ㄘ軞馱頗絨郪抎暮﹜都昢萵翋炟腔剢蚋ㄛ眒冪植岈馱頗馱釬拻爛賸﹝

婓塘綴探樓嫌晚蔭⑹奠資嫌捄褶部ㄛ庥瘀睿迵塘軞苀ぱ儔﹜弊滅窒酗庄畛嘉珨肮夤藻賸妗條妗粟栳炾甜堤炟賸呴綴撼俴腔堐條﹝﹛﹛絨巹頗祜岆絨囀※笭珨湮§岈砐樵習窩慫奪燴腔笭猁婥极ㄛ岆潰桄絨巹淉笥汜怓腔笭猁敦諳﹝※涴岆珨跺郔疑腔奀測ㄛ珩岆珨跺郔輓腔奀測§﹝峇肅极郤羲誧,隴汔极郤羲誧,隴汔极郤軓氈ㄛ斛荇軓氈傑政府公開與外國記者會(FCC)於2015年簽訂的租契內容,租約有條款清楚列明,FCC不得將物業作非法用途及不道德活動,否則政府可收回物業。政府準備依法取締「香港民族黨」,本港各界強烈反對FCC安排「民族黨」召集人陳浩天演講宣「獨」,但FCC置若罔聞,一意孤行,為陳浩天宣「獨」搭台造勢,明顯違法和不道德,傷害所有中國人及香港市民的感情。因此,主流民意認為政府應該按照法治和契約精神,終止FCC的租約,收回物業,以積極行動、鮮明態度遏制「港獨」氾濫。「港獨」違憲違法,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年7月宣佈考慮根據《社團條例》禁止「民族黨」運作,FCC隨即邀請陳浩天作播「獨」演講,引起本港社會譁然;FCC更無視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希望取消演講的交涉,也無視特首林鄭月娥以及社會各界的批評,堅持如期讓陳浩天演講,令演講變成一次向國際社會宣揚「港獨」的平台,公然挑戰本港憲制和法治底線。特首林鄭月娥曾批評,FCC安排陳浩天演講,提供平台宣揚「港獨」言論,傷害很多中國人、香港市民,「完全逾越或觸碰了道德和責任的底線」。FCC租用政府物業作為會所,社會各界紛紛質疑,FCC讓「民族黨」鼓吹「港獨」已屬違約,要求政府採取行動。在政府與FCC簽訂的租契中,有條款明確指出,FCC不得使用、批准或容受場地任何一部分作任何非法或不道德用途,至於什麼是非法或不道德,政府有最終和有約束力的決定權;如果FCC違反任何條款,政府可以隨時合法收回物業,FCC已繳交的租金等費用不獲發還,政府也不用作任何賠償。香港作為法治社會和高度商業化的國際金融中心,尊重法治和契約精神,是公認的核心價值,亦是保持香港社會運作高效有序的基本原則。即使普通的會所租契,一般都會列明物業不可進行違法或不道德活動,否則業主有權收回物業並追究租客的法律責任。因此,取消FCC的租約、追究其播「獨」的責任,合法合情合理,經得起挑戰,絕非打壓言論自由、新聞自由。日前大公報報道,FCC堅持邀請陳浩天演講,但在FCC每月理事會會議記錄上,唯獨邀請陳播「獨」演講活動一事在記錄消失,情況奇怪。其實情況正正顯示,FCC明知做了違法和不道德的事,心虛理虧,不敢張揚,企圖淡化處理,「當無事發生」,以求香港政府不取消其租約、不對其採取法律行動。FCC長期以遠低於市值的租金租用政府物業作為會所。FCC之所以能夠享受這種優惠,並一再獲得政府續約,前提是遵守香港法治,尊重香港的道德規範。但如今FCC利用會所為散播「港獨」提供便利,不僅違反本港的法律,更違反租約條款的規定。主流民意認為,FCC不遵守香港的法治,不尊重港人的感受,有何資格繼續享受香港的優惠、佔用政府的物業?政府作為業主,首先應按照契約精神,終止與FCC的租約,收回有關會所;繼而徵詢法律意見,追究FCC助推「港獨」的法律責任。如果FCC播「獨」不受任何懲罰,不僅沒有受到法律制裁,連租約也不須取消,必然會造成鼓吹「港獨」不必付出任何代價的假象,刺激「港獨」的囂張氣焰。遏止「港獨」政府責無旁貸,必須立場鮮明、行動果斷,傳遞對「港獨」零容忍零空間的明確信息,對「港獨」分子及替其搖旗吶喊的內外勢力產生足夠的震懾力。

峇肅极郤羲誧,隴汔极郤羲誧,隴汔极郤軓氈ㄛ斛荇軓氈傑